大佬都是学渣?别逗了,盘点商界传奇的高考成

2017-11-25来源:龙8国际开户

2000年夏,在没有空调电扇也不能开的教室里,程维因粗心漏掉一页试卷,最终被调剂到北京化工大学;2001年,为撩妹报名南开大学的张一鸣,混迹天津硅谷,靠着修电脑的手艺找到了真爱。

这些已经或正在崛起的商业之星,他们也曾在高考场上逗留过。

在“读书无用论”猖獗的一段时间里,很多名人常常被用来当做典型案例。比如参加了三年高考,数学考过1分的马云。纵观那些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大佬,大多不是赤手空拳只凭一身胆,不管你承不承认,那个有胆就能成就大业的时代正在渐行渐远。从互联网大门在中国被打开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。

尽管近年来百度易招黑,李彦宏头上还有昨日光环

1987年,李彦宏以山西阳泉市第一名的成绩,成为北京大学图书情报专业的学生。能考上北大,对李彦宏来说,也许是顺其自然,但对李彦宏的家人来说,是个不小的惊喜。在普通而本分的锅炉工李贵富看来,唯一的儿子彦宏,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,贪玩。喜欢在工作之余,教孩子们读书写字的李贵富,也爱带他们去看戏。出乎意料的是,李彦宏选了后者,成了一位小戏迷,他把家当成舞台,把床单围在腰间,拿根棍子在手里耍,有模有样。

也许是迫于父母的压力,也许是李彦宏自己想要更大的舞台,也许只是看着姐姐考上了大学被人称赞,他也要争口气。李彦宏的聪明毋庸置疑,在高中时曾参加过全国青少年程序设计大赛的他,认准了计算机的方向。

在沉闷的1991年,同样面临毕业选择的李彦宏决定,世界这么大,要走出去看看。搜索引擎技术是互联网一项最基本的功能,应当有未来,于是有了百度。

不知美丽为何物的强东,抽空还养活部分娱乐圈

1992年,高考成绩出来了,刘强东很高兴,他的成绩在宿迁排第一,离自己的县长梦更近了一步。紧接着,副县长亲自登门贺喜,连放三天电影,刘家热闹极了。在人群的簇拥和赞美声中,刘强东在报考志愿时,他没有看上清华北大,选择了人大社会学系。如果说,高中时期爱看《中国青年报》的刘强东,有了思辨意识对仕途有了向往,那么失去预备党员资格这件事,让他有了更开阔的视野。

刘强东在演讲时曾提道,“到人大后,宿舍长说,大家接下来的四年,一定在多学一个第二专业,如果只学社会学,将来不太好找工作”。于是,他自学了计算机编程。从做家教抄信封到卖书写程序,再到开餐厅创业,刘强东赚了钱也赔了钱。

少了一个县长刘强东,多了一个京东刘强东。

经历过N字形转折的史玉柱,这个励志代名词上有点灰

与数学考1分的马云相比,史玉柱数学差1分就得了满分,从整日沉浸在小儿书的想象里到完全放下认真备考,史玉柱是个说到就一定要做到的人。1980年,史玉柱以全县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浙江大学数学系,成为陈景润曾经是他的理想,一个因为难被放弃的理想。

“从图书馆借到《数论》,看了之后,我才了解到数学是那么的难。”和周围同学比聪明也让史玉柱压力很大。“尤其是长江以南的,成绩好的并不想上清华、北大,都去上了浙大,所以,我们那个班里聪明人太多,学习好的也太多了。”

在数学研究上可能不够聪明的史玉柱,开始培养各种爱好,比如跑步,他每天从浙大跑到灵隐寺,18里,然后,再跑回来,坚持了四年。有人认为,史玉柱最大的本事是“销售一些本不值钱的玩意儿,同时挣得盆满钵满”。可能做到这一点的人,又有多少。

投了腾讯京东的张磊,他说人还是要努力

与在聚光灯下的互联网巨头相比,投资人显得低调而又有一些神秘。1972年,出生在河南驻马店的张磊,以驻马店高考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。从河南驻马店贩卖杂志的少年,到耶鲁实习生,投资腾讯,京东赚200多亿,并成为耶鲁19位校董之一,张磊的经历是一个传奇。

张磊的高瓴资本集团成立于2005年,坚持长期价值投资,投资过一大批国内外优秀企业,其中包括:百度、腾讯、京东、滴滴、美团、Airbnb、Uber、去哪儿、百济神州、蓝月亮、孩子王、Grabtaxi、Saltside、Cardekho等。

张磊说:“尽管河南驻马店是这么一个小城市,却出了一个很牛的师兄叫施一公,现在担任清华生命科学院院长,是我的中学校友。我觉得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步,知道要努力。”

曾经的公募基金一哥王亚伟,高考没改变他是选择成就了他

在证券金融界,高考状元不在少数。作为1989年的安徽省高考状元,王亚伟进入清华大学修习电子专业,毕业后顺理成章地做了机电产品业务。那时的王亚伟,脑子聪明灵活,对证券投资有了很大兴趣。进入证券公司后,王亚伟从底层做起,主要是写一些股评。在2011年,《福布斯》中文版中国最佳基金经理50强榜单,华夏基金王亚伟以最近5年748.90%的总回报毫无悬念名列第一。

王亚伟说,一个好的基金经理要修炼到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,要让自己的 王亚伟内心能保持清静,只有把性格、品位和思想这三重心门打造到一定境界,才能抵御住投资和人生中无处不在的致命诱惑。

最后,还要说两位与高考失之交臂但可能会成为状元的人物。以连续创业失败闻名的王兴,在有着浓密头发的青葱岁月里,作为水泥厂老板的儿子,坐拥几百平米的别墅,在香港回归那年,被顺利保送到清华大学。和马云一样,同样是偏科生的周鸿祎,在总体成绩平平的情况下,不停地参加各种物理竞赛,最终躲过高考一劫,被保送到西安交大。

“其实文凭不过是一张火车票,清华的软卧,本科的硬卧,专科的硬座,民办的站票。火车到站,都下车找工作,才发现老板并不太关心你是怎么来的,只关心你会干什么。”这是朋友圈里盛行的鸡汤,当然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职业没有,学历更没有。但如果能拥有一张软卧票,为什么要在透不过气的车厢里做金鸡独立状呢?

谨以此文,献给明天参加高考的莘莘学子。

精彩资讯

Copyright 2009-2015 zhijianjingling.com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主页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