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万程:在日本当了回应援观众,知道真相的我……

2018-02-27来源:龙8国际开户

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胡万程】

狭窄的小剧场内,舞台上一群穿着水手服的少女们伴随着韵律感十足的音乐跃动歌唱。她们的舞蹈虽说不上完美般的整齐划一,但所迸发出的青春活力弥补了一切。看得出来,她们都很卖力,汗水浸湿了刘海粘在额头上,有些成员的歌声也开始变得沙哑。

舞台下面的观众们给出了热情的回应,他们按照曲目,节奏,队形的变换依次喊着每个成员的名字,还有那些“Tiger,Fire,Cyber,Fiber,Diver,Hyper,Jarjar”让外行人听起来一头雾水,看似毫无关联的单词口号。喊口号的同时,他们的身体也没有停歇,双手各持荧光棒,配合口号大幅度的挥舞,整齐的动作仿佛宣告着他们才是镁光灯下的主角。

站在台下的我显得有点格格不入,第一次来到这种地下的小型偶像剧场,一切都是陌生而又新鲜的。几首歌听下来,虽说也被氛围感染到了,但因不熟悉应援观众的口号与动作,我也只能稍微摇摆下,High的时候跳一跳而已。转头瞄了眼带我来这儿的韩国同事崔,他是完全沉浸在享受表演中,眼睛盯着台上闪闪发光,口号也一个不落地喊上了,要不是因为有我在,估计他也会加入应援舞大军吧。

表演持续了大约一个半小时,少女团体唱了一共12首歌,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了。结束后,崔明显还意犹未尽,边走边给我上课。他告诉我,这种团体在日本叫Idol组合,虽说Idol直接翻译为偶像,但不同于欧美的One Direction,Westlife,Backstreet Boys,Fifth Harmony这种成品组合,日本的偶像团体多以半成品甚至素人的面貌问世,成员大多于十几岁的时候就出道,其后通过不断训练培养,从登台到培养人气,期间历经无数竞争与淘汰,直到培养出一个合格的偶像。作为这种偶像的粉丝是可以全程参与其成长过程的,看着自己支持的偶像从默默无闻的小雏鸟到人气鼎沸的孔雀王,这样一同成长的过程是很有乐趣与成就感的。崔的话让我顿时明白了为何有些年轻偶像组合的粉丝会自称“妈粉”了。

“你饭这个团体多久了?花了多少钱啊”我出于好奇问崔。

“大概两年多吧。钱嘛?就每个月薪水四分之一的样子,主要花在CD,剧场入场券,握手券以及周边物品上。以前饭AKB的时候花钱多,尤其是总选举期间,为了投票买了很多CD。现在支持的这个团体属于地下偶像团体,人气还不高,我消费也算节制,所以就还好”。崔轻描淡写地回答道。

握手券

“月薪四分之一还不算多?况且你还说你属于节约型的,台上这些少女们拥有这么多粉丝供养岂不是很富有?”我接着问。

“不,现实情况恰恰相反,成员们除非家里有钱,否则生活都是较为窘迫的。因为这些成员住宿、练习场所、表演场所大都是经纪公司来负责的,成员的收入也是公司通过月薪的方式发放给团体成员。这些较为小众的团体,成员每个月大概只有7-10万日元的收入。粉丝们的大部分消费都被经纪公司抽走,没有经济公司也就没有练习场所与表演机会,粉丝会觉得有些无奈但得认清现实。这些偶像想要赚钱只能是努力使整个团体出名,增加曝光度后从团体毕业单飞,成为独立艺人后真正赚取人生的第一桶金。”(笔者注,7-10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4200-6000元,日本年轻人的月薪20万日元以上是平均水平)

崔的回答让我陷入沉思,也让我对此业界产生了兴趣。要知道,根据前年日本矢野经济研究所发布的报告,日本御宅经济市场上,偶像领域带来的经济体量可是第一位的,甚至大于位列二三位的同人杂志与AV的体量总和,更令人惊异的是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30%的速度不断扩张,可以说偶像经济今后将会是一块巨型蛋糕。

2015年日本御宅市场的体量分布

精彩资讯

Copyright 2009-2015 zhijianjingling.com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主页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